悉尼高房价催生打飞的双城生活 华人多“不感冒”

悉尼高房价催生打飞的双城生活 华人多“不感冒”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悉尼房价的飞涨和越来越严重的交通堵塞,使一些有想法的悉尼人打算离开新州,转而北上,在昆州寻找他们心仪的生活方式,但这些人并没有辞去工作,新州对于他们来说,从一个“家”的概念变成了一个仅仅是“工作的地方”。

  悉尼居民Belinda Kerr和Sid Shukla就是这种想法的先行者,他们带领各自的家庭卖掉了在悉尼的房子,转而北上选择北昆士兰居住,过起了生活在昆州,工作在悉尼的“双城生活”。但是对于这种前卫的生活方式,不少华人民众却并不赞成,认为选择在哪居住有时要考虑很多因素,不能仅仅因为生活方式的喜好。

  4房豪宅外加泳池仅67万澳元

  Belinda Kerr和Michael Trehy这对夫妇在今年1月份,从悉尼北部社区Killarney Heights移居到昆州阳光海岸Maroochydore附近的Kiels Mountains,在地图上,两者相距1019公里,如果开车的话,要11小时37分钟才能到达。

  每周二,Kerr就会搭飞机返回悉尼待上两天,经营一家自己开设的位于悉尼Surry Hills的招聘公司,留下丈夫独自照看两人8岁的双胞胎女儿Molly和Ivy。

  Kerr说,每周离开家的感觉让她难受,但是为了想要的生活方式,不得不这样。在昆州,她和丈夫买下了一幢自己梦想中的“豪宅”,要是放在悉尼,这类房子的价格是她不敢想的。

  “在悉尼,每年我们要付的房租都在上涨,真是年复一年从来没有停止过,更要命的是,房价的暴涨更把我们彻底淘汰出购房者的队伍。”丈夫Michael说,租金和房价是“压垮”他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发现了阳光海岸这个区域,才意识到要想过上我们喜欢的生活方式,又不用背负太沉重的房贷压力,只有搬到悉尼以外的地方。”

  去年10月,在Kiels Mountains,夫妻俩买下了一幢4居室房屋外带室外游泳池和独立居住空间的工作室,房价只有67万元(澳元,下同)。“如果我们在悉尼买,就算花上150万,也买不到如此条件的房产。”

  对于两地生活成本差异这笔经济账,夫妻俩其实早就算过,即便加上Kerr每周的机票钱、两晚在悉尼的住宿钱,在昆州买房后每周家庭的经济支出,也比在悉尼租房或买房付的房租或房贷要便宜。

  现在Kerr每周只去悉尼两天,这两天的通勤时间加起来要比她在悉尼5天的通勤时间还要短。

  白领取代矿工 生活在别处

  Kerr这种在昆州生活,在新州工作的生活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这类人群因为每周要在不同的城市之间飞进飞出,已经成为一种引起学者关注的社会现象。

  阿得雷德大学专门从事地理研究的Graeme Hugo称,这是一种日趋时髦的趋势,当房屋的可负担性、房屋供应的充足性,对于中等收入者来说,都变成一件困难事情时,适应就成了每个人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在过去,人们可以搬得离市区越来越远,现在搬到州以外的地方,这都是合乎情理的。

  Hugo称,一些夫妻俩都是专业人士的家庭,因为两人无法在同一城市同时找到很好的工作,所以也不得不过起“生活在他处”的双城生活。

  Hugo表示,前些年因为澳洲矿业的繁荣,一提起坐飞机上班的人,人们通常都会想到是矿工,这些人一般在矿山工作一个多月,再飞回家中待上半个月,但这种工作性质实属无奈,因为矿山附近本来就不是宜居的地方,但是随着澳洲矿业潮的式微,现在乘飞机上班的不再只是蓝领技术工人,调查数据也显示,这种趋势也开始向白领工人蔓延。

  2011年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在调查日当晚,工作在大悉尼地区的上班族中,有3400人是居住在昆州,3300人居住在维州。但是在这近7000人,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每周来回飞来飞去的上班族。

  因为有的人可能在调查当晚,正好去别的州出差开会,所以夜宿那里,而有的人可能在调查当晚,正好在家里工作。

  为了获得更为准确的数据,澳洲统计局准备在以后的调查中再加入一个问题:“被调查者除了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还有第二个家?”该调查还希望了解人们使用何种方式的交通工具去工作,但调查中没有把乘坐飞机作为选项之一。

  结果显示,除了从事矿业的工人,要经常乘坐飞机上下班的人并不多,因此也可以看做,像Belinda Kerr这样居住在昆州、工作在新州的人,正在领导一场“双城生活”的潮流。

  社会人口学家Mark McCrindle称,这种生活方式在过去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随着两地之间航班数量的增加以及航空机票的持续降价,科技发展使得人们在旅行时间内仍然能继续工作,人们可以一周内在家工作几天,再跨州工作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