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任启亮散文集《一路风景》:文学里的别样情怀

读任启亮散文集《一路风景》:文学里的别样情怀

读任启亮散文集《一路风景》:文学里的别样情怀 《一路风景》封面。(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中新网10月17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17日刊登了署名黄冠杰对任启亮所著《一路风景》的书评文章,文章认为,任启亮用朴实的文字表达出了悲悯的情怀,这种人性的光辉让其成为文学丛林里的别样风景。以下为书评原文:

  评价一篇或一部文学作品的好坏,就是看它的文学性,而文学性则主要表现在其表达的感觉、文字的质地和人文情怀。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任启亮先生的《一路风景》就是这样一本充满了对事物敏锐的感觉,用坚实而充满张力的文字表达了其审美情愫和悲天悯人情怀的散文集。

  官员为文,是中国文学史的传统。屈原以降,唐宋八大家,唐诗宋词作者,无一不是因官名,后以诗文名,只不过后来文名流传反而淹没了其官位。只不过在今天,好像有人把为文和为官当做了天敌。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公务繁杂,消磨了人的审美感觉,再没有心思对遣词造句进行把玩,所以也就难以下笔了。很多专业作家,一旦走上领导岗位,也才思全无,再无作品问世。即使偶尔拾起笔来,涂抹几下,也让人不忍卒读。因此,二者分道扬镳也不无缘由。但也有些“不识时务”者,难以割舍文学情缘,还会被生活中的花花草草所吸引,为人生中的不同“风景”而动容,不以做官而轻文,认为“文学不仅能再现生活,揭示生活的真善美,而且能令读者与作品中所描写的事物同悲欢,从而观照人生,启迪人生”(任启亮:《享受文学》)而坚持写作,任启亮就是身体力行者。

  《一路风景》记录了作者这些年来的所历、所思、所感。我们说,文学最初吸引我们的是文字的美感,而最终打动我们的是蕴含在字里行间的情感。任启亮不是专业作家,不用追求文章的数量,他也不以文字为生,不用计较稿费的多少。 因此,文章都是有感而发,文字表达上也非常简洁、结实。无论他写家乡的柳树(《忆柳》)、杏树(《遥远的杏树林》)、鸟鸣(《又闻鸟鸣》)、蝈蝈(《可爱的蝈蝈》),都是纠结于对故乡的情感,对那片故土一草一木的留恋和热爱。无论他写皖南(《初识皖南》)、博山(《博山雨后》)、神农架(《走进神农架》)、吴哥窟(《无法淹没的辉煌》),都是对自然的眷恋和热爱。即使是写景状物,其文字也很简洁,像写博山景致:“山色秀美,满眼翠绿,而又层次分明,有深有浅,有浓有淡,不时还笼着鹅黄,透着墨黛”;写秋天的柳:“深秋柳叶飘落的景象也令人难忘。秋天的柳,由绿变黄,但与初春的黄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绿中间黄,黄中泛着绿,那是成熟了的黄,历经风雨的绿。”文字朴实,不事雕琢,但雨后的清新与欢喜,季节转换的欣喜与苍凉,跃然纸上。特别是在《天籁离我们有多远》这篇散文中,作者以极其细腻细微的笔触,描写蝉鸣、鸟鸣、鸡鸣狗吠、牛羊撒欢、风吹草低、流水潺潺。在作者的笔下,电闪雷鸣、瓢泼大雨等等大自然的怒吼,都是让人心动的天籁,可以涤荡人类的灵魂,滋润人类的心田。对此一般人司空见惯,无动于衷,任启亮却侧耳倾听,感激莫名。正是这种对事物的敏锐而细腻的感觉,才让文字有了坚硬的质地,富有感染力。

  在任启亮作品中最值得称道的是其悲悯的情怀,这让他的作品成为文学丛林里的别样风景,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无论他对慈母博大的母爱的描写(《母亲蒸馒头》),还是对民工的同情、理解和赞美(《窗外在施工》、《修车的小师傅》),还是对师生情(《张允玲老师》)、友情(《相识在童年》)的歌颂,还是对牛棚的“戴眼镜的”他的同情、依恋(《写春联》),对小人物悲欢的挂牵《娟子》,都让我们感受到那种人性的力量。不仅仅是对人,对自然作者也同样具有这种悲悯的情怀。他笔下的《小路》、《站台》、《春雨》、《鸟巢》等,都让他感慨万千,进而联想到人类的命运。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正是这种朴素的爱的情怀,成为文章的血脉,那些人生的风景,才变得鲜活而有魅力。

  《一路风景》另一可贵之处就是用朴素的文字表达深刻的哲理。这些哲理不是说教,而是一种审美表达。作者作为一个怀揣着文学梦想、一身“书生气”的高层政府官员,其人生“风景”之丰富,非常人所比,也就有机会更深刻的洞察人生,其所思所悟也就更加豁达和发人深省。在海边散步,他觉得“要听懂大海的声音,必须安静下来,心无旁骛”,“乍听起来,海涛的声音有些单调,其实不然,她的每一次歌唱都不重复,都有不同的旋律和丰富的内涵,不仅一年四季不同,而且一天之内每一小时、每分钟都不一样”(《亚龙湾听涛》)。写观瀑时对水的认知,“它既有大海的浩渺无垠和风云变幻,也有湖泊池塘和微波细浪和水底不惊;既有大江大河的一日千里和激流勇进,也有溪水涧沟的滴水穿石和潺潺细流。”(《观瀑维多利亚》)因景生情,因情赋理,简单抒写里透出人生的哲理。作者把生活经历当作人生旅途,把每一次改换工作都看成一次新的旅行,“旅途中要保持身心愉悦,就要能够真正地放松,背负太多的期望、太多的目标、太多的判断,是永远也快乐不起来的。”(《一路风景》)这些都并非刻意追求哲理,是实实在在的感悟透出了人生的智慧。这样的哲思片段,在文集里俯拾皆是,成为文章的筋骨,让行文隽永而又劲道。

  任启亮先生认为:“繁重的事务是五味俱全的正餐,歌舞厅只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文学则是回味无穷的美酒。”《一路风景》正是这样一壶醇正的人生美酒,值得我们细细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