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长城站探秘旅程:企鹅岛企鹅锐减

南极长城站探秘旅程:企鹅岛企鹅锐减

  企鹅比20年前少2/3

  南极长城站时间1月24日上午9点,奇骏南极探秘队员前往长城站对面的阿德雷企鹅岛,对企鹅的生存状况进行考察,了解到企鹅岛上目前的企鹅只有20多年前的三分之一。

  企鹅甘为爱人殉情

  1月份,正是南极的夏天,也是企鹅繁殖的季节。成群的企鹅或趴在地上,或在水边嬉戏,身高只有三四十厘米,一只只绒毛没有褪尽的小企鹅,围着母企鹅,将嘴巴伸进母企鹅的嘴里,等着母企鹅反刍后,将小虾喂进嘴里。

  据说,企鹅“从一而终”,当一只企鹅死掉后,另一只企鹅不会再找,在哀鸣声,不久也会死去。在企鹅岛上,成年企鹅大多都是成双成对地站在一起,追逐、嬉戏,或一家三口聚在一起,“两耳不闻他人事”。

  贼鸥袭击幼年企鹅

  凶狠的贼鸥是企鹅的天敌,当天,考察队员意外拍到贼鸥袭击幼年企鹅的全过程。企鹅岛的悬崖上空,盘旋着数只贼鸥。一只贼鸥瞄准一只幼年的企鹅后,悄悄地降落到幼年企鹅附近,一点点接近幼年企鹅,准备啄食。

  绒毛还未褪尽的幼年企鹅,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吓得躲到母企鹅身后。只见,平时身体笨笨的母企鹅突然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抵挡和“驱赶”贼鸥。对母企鹅的抵挡,贼鸥根本不放在眼里,躲闪着再次飞起来,很快又飞到幼年企鹅的旁边,下嘴再去叼食。母企鹅赶紧转身,跑过去,蹦着和贼鸥斗争,保护幼年企鹅。

  就这样,来来回回,斗争持续了很久。突然,趁一个空当,贼鸥叼住了幼年企鹅的头部,准备飞走。就在贼鸥起身的瞬间,母企鹅蹦着去撞击贼鸥的翅膀,贼鸥一松口,拍翅飞走。这次,幼年企鹅终于躲过了一劫。

  然而,很多幼年企鹅成为贼鸥的“美味佳肴”。一路上,在海岸边上散落着许多企鹅的翅膀和被贼鸥啃光的骨头。柔软的沙滩上,留有许多贼鸥的爪印和企鹅的血迹。

  科考专家刘小汉说,南极的生物链条相对单一,食物链条下端一般只有几种动物。在南极的生物链条上,企鹅处于贼鸥的下线,它不得不成为贼鸥生存的主要“食物”。

  岛上企鹅数量减少

  第一次登上企鹅岛的科考队员,看到水边和岩石山坳、岩石山坡上站满了企鹅,像企鹅搞的阅兵式,惊叹企鹅数量众多。然而,20多年前曾到过企鹅岛的刘小汉从企鹅岛回来后却有些遗憾,据粗略估计,现在岛上的企鹅数量只有20多年前见到的三分之一。

  刘小汉说,20多年前他第一次到企鹅岛时,岛上的企鹅密密麻麻,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地上都是企鹅粪便。站立着的企鹅,腿碰腿。然而,就在这同一个季节,同一个地点,20多年之后,他重回企鹅岛却发现企鹅的数量减少了许多。

  在企鹅岛上,企鹅数量减少和种类发生变化,到底是因为气候原因,还是人为原因。刘小汉说,这还需要科学家立个项目来具体研究。

  本报记者 田乾峰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tech.sina.com.cn/d/2009-01-26/01572777854.shtml